穿搭丨【单向历】10月26日,宜口耳相传

张大春(1957年6月14日-),华语小说家,山东济南人。好故事、会说书、擅书法、爱赋诗。现任辅大中文系讲师、News98 电台主持人。曾获时报文学奖、吴三连文艺奖等。著有《鸡翎图》《公寓导游》《四喜忧国》《大说谎家》《寻人启事》《小说稗类》《城邦暴力团》《聆听父亲》《认得几个字》《大唐李白》等。 

迷失,这是我给我自己的一项功课,它的用意是:即使答案永不出现,我仍然要换一个方式继续追问下去。同样地,我也希望你在得到一个看来确凿不移、果真就是答案的东西的时候,容有片刻的迷失。

——《聆听父亲》

在冒犯了正确知识,正统知识,主流知识,真实知识的同时以及以后,小说还可能冒犯道德、人伦、风俗、礼教、正义、政治、法律。冒犯他们固不足以表示小说的价值尽在于斯,但是小说在人类文明发展上注定产生的影响就在这一股冒犯的力量:它不时会找到一个新的对象,一个尚未被人类意识到的人类自己的界限。

当小说被写得中规中矩的时候,当小说应该反映现实生活的时候,当小说只能阐扬人性世情的时候,当小说必须吻合理论规范的时候,当小说不再发明另类知识、冒犯公设禁忌的时候,当小说有序不乱的时候,小说爱好者或许连那轻盈的迷惑也失去了,小说就死了。

——《小说稗类》

我忽然觉得,最值得凭吊的应该是那些看来一去不回的、像老鼠一般藏闪躲逃的生活,那是真正令人向往难舍的部分 我记得当时我和老赵在小酒馆喝酒说起自己最后的大学时光莫过如此,一个人活在一座城里,我认识这个地方,这里的人却都不认识我。

——《城邦暴力团》

<!– 点击打开活动页面,发现更多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