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丨多办普惠园 就近能入园(办好民生实事(21))–健康

  核心阅读

  近年来,重庆市潼南区实施学前教育行动计划:通过新建、扩建,增设公办幼儿园和民办普惠性幼儿园;通过创新管理体制、加大财政投入,提升幼儿园师资水平和硬件配置。如今,相较于2017年,公办幼儿园教师数量增加两倍以上,在园幼儿占比从33%上升到63%。

  

  重庆市民刘海至今也忘不了6年前给老大报名幼儿园的场景。为了第二天的入园摇号,他头天晚上就去排队。等赶到幼儿园门口,前面的人都排了300多米长。这一排,就排到第二天早上8点。

  “那时,私立幼儿园太贵,公办幼儿园太少。彻夜排队,才给孩子换到一张公办幼儿园的‘入场券’。”刘海说,现在老二该上幼儿园了,自己再也不用操心。小区旁就有公办幼儿园,不用摇号直接入园,环境好质量高,收费也便宜。

  近年来,重庆市潼南区实施学前教育行动计划,3年多来投入6亿余元,新设独立公办幼儿园22所。相较于2017年,公办幼儿园教师数量增加两倍以上,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从33%上升到63%,普惠率达到99.3%。

  增数量——

  公办幼儿园覆盖更广

  刘海所住的桂林街道上城华府小区,配套幼儿园叫青石幼儿园。走进这家幼儿园,教室温馨明亮、室外活动场地宽敞、各种教具一应俱全,四下布置都颇为用心,蕴含着幼儿教育的理念。“原先的私立幼儿园收费高,一个孩子一个月费用不低于5000元。现在区里租下场地,办成公办普惠园,条件和质量不降,每月只收500元。”青石幼儿园园长彭世蓉说。

  长期以来,潼南城区只有3所公办幼儿园,1000多个学位,可每年适龄幼儿有4500余名。

  “在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中,潼南区从规划层面明确了小区幼儿园的配套要求。幼儿园建成验收合格后,无偿移交给教育行政部门,由区教委优先办成公办幼儿园。也可结合实际,以园舍‘零租金’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办成民办普惠性幼儿园。这样的小区配套园,‘十四五’期间每年城区都会有1—2所投用。”潼南区教委主任刘昌荣说:“核心城区空地少,新建难度较大。我们就通过租赁的手段,把一些低质量幼儿园接手过来,进行改建提升。乡镇20所新设独立公办园中新建的很少,主要是利用改建整修后的闲置校舍来举办。”

  在潼南城区,通过新建、扩建,独立公办园到今年年底总数将达到9所,新增学位近3000个。同时,潼南20个乡镇的幼儿园获得独立建制,场地、经费和编制都有了保障,面貌也为之一新。

  “以前镇里的居民,哪怕天天接送,也要让孩子去城区读幼儿园。现在,家门口的幼儿园可不比城里差,基本没人把孩子往城里送了。”潼南上和镇居民陈小娇说。

  独立建制后,经费有保障,自己能做主,上和镇幼儿园焕然一新。园长,是城区调来的资深幼儿教师;老师,多是刚刚毕业、朝气蓬勃的大学生;课桌、午休床、玩具、教具……城里幼儿园有的,这里一样不差;宽敞的室外空间还有科普装置、智力玩具、小小菜园等,内容多样。

  “20所乡镇公办幼儿园都基本达到了这个标准。”刘昌荣说:“质高价廉的公办幼儿园覆盖更广,以前低质量的民办幼儿园办不下去了,另一些高收费的民办幼儿园也纷纷改为普惠制。”

  强配置——

  创新体制补充师资

  建一所幼儿园,需要加大投入。在财政资金有限的前提下,潼南区通过镇街独立一批、城区新办一批、民办规范一批、整体提升一批的“四个一批”,使“入园难”“入园贵”的情况大为改观。

  “我们从一开始就提出,学前教育要普惠发展。潼南‘四个一批’中的幼儿园,硬件配置上基本一致。” 潼南区教委副主任杨权武说:“独立公办幼儿园增多以后,教师需求增加,解决编制成为当务之急。区委编办和区教育、人社、财政等部门一起进行实地调研摸底后,建立了编制‘蓄水周转池’,将学前教育编制单列,每年统筹出60多个新的编制专项用于招聘学前教师。”

  “同时,我们积极探索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招聘一批非在编人员。每班增加1名政府购买服务人员,从事保育、后勤等岗位,确保一个幼儿班不少于2名正式教师、1名保育员。”刘昌荣说,近3年来,潼南招录本科学历以上学前教育教师182人,其中硕士研究生16人;通过定向培养、公开招聘、转岗培训和购买社会服务等多种方式补充幼儿园师资,实现了公办园教师全员持证上岗。

  潼南区教委基础教育科科长张成友介绍,潼南还探索了“二帮一带”结对机制,即“老园帮新园、城区帮镇街、骨干带新人”,提升了幼儿园师资队伍综合素质。通过3年多探索,潼南区已经建立起事权人权财权相统一的教育管理体制。

  增投入——

  提高待遇吸引人才

  在小学担任多年校长的彭世蓉下定了决心,她主动向区教委请缨,要求到乡镇的幼儿园担任园长。“我一直有个参与学前教育的梦。”彭世蓉说,潼南大力解决“入园难”“入园贵”以来,学前教育正在朝着专业化方向发展,大有可为。

  在城区实验幼儿园工作18年以后,邓小芳第一次调动,也到了一所乡镇幼儿园——上和幼儿园。“原来很多区里的同行现在都去了镇里的幼儿园,大家干劲十足。现在城乡幼儿园的硬件已经相差无几,师资也逐渐补齐。我们在专业教学的基础上,也在钻研特色发展路径。”邓小芳说:“比如,镇里的孩子多是留守儿童,一些家长的教育方式容易走极端。我们就耐心细致地跟家长沟通:不能拔苗助长,别让孩子伤在起跑线上。”

  “潼南区非常重视学前教育,我们每年参加培训、比赛的机会都在增加。我上半年刚到成都跟岗研修,学到的不少先进理念和教学方法,都逐步应用到了日常教学里。”青石幼儿园教师王颜说,她很多在外地的大学同学现在都在找机会来潼南任教。

  “在独立公办园运行经费由财政保障的基础上,保教费全额返还给幼儿园用于发展。幼儿园教师工资不低于同级公务员。在潼南,教师正在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刘昌荣说:“潼南区制定相关规划,‘十四五’期间,将进一步加大学前教育的投入。”

  《 人民日报 》( 2021年11月11日 13 版)

(责编:孙红丽、杨迪)